当前位置:亚洲十大博彩公司排名 > 亚洲十大博彩公司排名 > 正文

为什么顶级风投很少公开回报率?
时间:2021-03-05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来源:母基金研究中心

在世人眼中,VC/PE是一个带着神秘色彩的行业,动辄千倍万倍回报的造富案例,让人们对其心生向往。

然而,由于私募性质,投资机构整体的资金回报率大众不得而知。

尽管这些年投融资信息的透明带来更多数据,但诸如内化回报率(IRR)和现金回报倍数(cash-on-cash multiple)的相关数据却仍然难以获得。

一般来说,一只基金至少三五年后才能达到DPI(Distributionover paid-in,即收益分配对应已投入资本的比例)为1的水平,可能这时候这只基金收到全部认购资金也没过多久。所以真正的回报表现,其实要看整只基金认缴额中实际出资的投资收益。

有人说,VC/PE行业,募资定生死。所以,现在很多新的基金为了募资,开始对外公开自己上期基金的回报率。

然而,这一现象并不普遍,因为对于绝大多数投资机构来说,公布回报其实得不到什么好处,因为看到媒体数据的普通投资人也没办法来投资(门槛较高),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:风险投资行业的回报绝大多数集中在顶尖的基金手里,其他大部分基金都是赔钱货。

创业者更愿意拿顶级的风险资本,因此顶级的风投基金拥有强劲的交易流(deal flow),比起不入流的风投基金更有机会持续创造高回报。风险资本的本质就是以小博大,而创造财富的机会总是有限,不会被无限放大。

所以,业绩一般的基金当然不愿意公布自己的回报数字。

那么为什么顶级风投反而也不愿意公开投资数据呢?

答案和很多人猜测的相反:顶级风投不见得想要更多的投资人,通常他们倾向维持固定的投资人组合,有时甚至会减少投资人数目。

一档成功的风投基金通常能回报最少3倍到5倍的现金给投资人,由于风险资本基金过去的表现多少能预测未来表现的特色,同样这批投资人一定会想要回头把钱再投资回该管理公司的新基金。

早在四年前,《华尔街日报》就曾透露过,红杉资本2003年和2006年风投资金的投资回报率就已经达到了八倍,Benchmark的2011年资金回报率更是达到11倍。而Founders Fund的2007年投资在扣除各项费用后也有7倍的回报率。在如此早的年代就已经取得非常不俗的回报率,在产业互联网飞速发展这十几年,这些顶级风投今天的回报更是“盆满钵满”。

这些顶级风投光是要吸收“回头客”的资金就已经很满了,如果没有意外,根本不可能接受新的投资人——谁都知道红杉资本有很好的回报率,但你有钱也进不去!

根据公开数据,目前中国PE基金的数量接近美国的3倍,VC基金接近10倍,但在规模上,中国PE基金平均规模只有2.8亿,VC基金平均规模只有1.3个亿,这个体量非常小。

在浩如烟海、鱼龙混杂的GP里,选择出合适的GP投资,并取得客观的收益,这本身就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,再加上中国特有的一、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,稍有不慎LP就有可能成为“接盘侠”。

所以,现在很多资本愿意赌在有潜力的新兴基金合伙人身上,也就是赌还没有历史表现的第一只基金(First-Time Funds)。

First-Time Funds指的是投资机构设立运作的第一支私募基金。

所谓新机构,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四大类:

一、首次参与私募投资的新机构: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并无过多投资经验和行业背景,通常根据市场热度和风向而组建;

二、金融从业人员组建的新机构:此类新机构的团队人员在金融或投资领域具有一定的从业经验,对金融行业有着深入的认知和了解;

三、从老牌传统投资机构裂变形成的新机构;

四、产业背景新机构:此类新机构主要由具备多年产业从业经验的高管转型组建而成。

以上四类中,除了第一类新机构,后面三类都有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。

这正是伊藤充商事得以成为日本少数成功进到安德森·霍洛维茨(Andreessen Horowitz)多只基金的理由。

当安德森·霍洛维茨最初成立时,虽然两位创始人都是知名的成功连续创业者,但他们是试图用新的商业模型(即采用大量投后人员的公司结构),是否真能成功在当时备受质疑。但伊藤充商事在当时决定参与第一支基金。

安德森与霍洛维茨相信,要接触源源不断的优秀交易,他们需要经过数年的积累。因此,他们避开了激烈的A轮融资(可以获得最大比例持股,因此竞争最为激烈),转而将种子资金分散投资到80家初创企业身上。他们没有循惯例要求董事席位(不然他们每人要兼任40家的董事),而是直接帮助全部80家公司发展,然后,在A轮融资中领投其中最好的12家。

6年后,安德森的第一只基金累计返还了本金的200%,其仍然持有包括Slack和Okta这样的明星公司。基金的内部年化回报率为50%。

当安德森·霍洛维茨开始展现其新模型的成功和潜力后,投资人蜂拥而至,每支基金都超额认购,但每一支基金都为伊藤充商事保留了“入场券”。

这倒不见得是知恩图报,而是因为基金管理人(GP)和基金投资人(LP)是一个长期关系,只要双方在基金的生命周期间关系良好,基金也顺利产生超额回报,通常双方都没有理由要另求新欢,这样的关系也就会在接下来的新基金中持续下去。

因此,在这种小圈子维系的产业结构中,对外宣扬回报率似乎更加找不到合理的理由。

根据Preqin全球数据统计,至2012年,全球私募市场First-Time Funds 的内部收益率净值(中位数)已增至23.8%,远远高于非First-Time Funds的11.8%。

FocusPoint 的合伙人 David Conrod 认为,“这是一个红海市场,你必须有一些差异化的策略来穿过重重阻碍。你可能需要在短时间内变得有创造力。如果你不能让LP承诺投资到一个盲池里,那也没什么问题,比如说做pledge fund,一笔一笔地交易,经济上也会颇具吸引力。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来逐步构建与LP的关系,然后证明你的理念,证明你可以执行差异化的策略。”

Pantheon 的合伙人Rudy Scarpa也曾表示,目前投资风口轮换确实比较快,在这种情况下,在投GP的层面,首先建议GP对风口行业要有深刻的认知,而且需要根据市场变化而进行变化,不要一味的追风口,而是做到提前做布局。例如现在人工智能很火,但了解的很多GP并不是现在投的,他们在几年前就已经投了人工智能,A轮或B轮,毕竟火的时候估值已经很高了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